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大观

[散文]农民的日子

  • 发布日期:2017年12月05日 09:42:10
  • 发布人:武鸣区广播电视台
  • 字体:

农民的日子
《我们那一代农民》系列之三

潘星海


  三十多年前农民一般是不能随便外出的,如果是在方圆十里之内探亲访友,一般生产大队、小队干部都认识的,一致认为此人是大大的良民,既不会谋害干部写反动标语,也不会造谣惑众偷鸡摸狗,那就没有事。你若想到外公社(现在的乡镇)去走亲戚,要是没有大队革委会开的证明,那你的麻烦就大了,成分好一点还不要紧,要是成分不好,先叫民兵把你关起来再说。你要进城,除非城里有亲戚,可以住在亲戚家。一般不能超过三天,超过三天以上需持有证明,否则亲戚单位的保卫人员马上来盘查,无特殊情况的,保卫人员会催你赶快回去。城里没有亲戚,不用说了,你得持大队革委会的证明才能住旅社,午夜后在街上走来走去的,就会被巡逻的工人纠察队当流窜犯抓起来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你送进收容所审查。
  那个年代农民很少外出,一年四季都在田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。那些曾经吃“皇粮”的,犯了错误,发表反动言论乱搞男女关系什么的,经常听到人们说,某某没管好嘴巴,某某没管好裤裆里那东西,被开除回来当农民了。你看,“犯罪”的人就被组织上处理去当农民。
  当年农民的一年四季是怎么样度过的呢?先从春节说起吧。农民真正意义上的放假,是大年初一、初二,就这两天。从大年初三开始,就下田地忙活了,妇女播种育秧苗,男人犁田犁地忙春耕。春种春插大忙过后,就要积肥,上山割长绿叶的植物,一担一担地挑回来沤肥。接着田间管理,稻田里耘田,旱地里除杂草,其间还是参插不断地积肥,然后不知不觉地夏收夏种就到了。整个七、八月份,先是收割,后是插秧种晚稻,就是所谓的“双抢”大忙,为赶季节日加班夜加点,那是家常便饭了。“双抢”大忙一结束,接着就又积肥和田间管理。这时候积肥主要是铲草皮,把绿绿的草铲成一块一块,带点泥土,晒个半干,然后放点干杂草引火烧成草皮灰。到这时节,山野外的田头地角、荒坡上、小溪小河边,到处青烟弥漫,基本上全民都在烧草皮。在稻田泛青黄时,修水利的小高潮悄悄开始了。为什么说是小高潮呢,因为这时候还是小打小闹,大打大闹的安排在秋收以后,也就是众所周知的冬修水利大会战。这时候先搞些小项目,有点为日后大会战热身的意思,一般安排在附近,不必兴师动众到工地上安营扎寨,只需早出晚归就可以了。秋收大忙当然没有夏收夏种时忙,却也不能说轻松,从政治意义上来说,秋收的确是不能忽视的。夏收时交公粮售粮任务没完成的,秋收就得赶快补交,公粮售粮任务完成了,还要再交一部分粮,那叫“双超”粮。秋收实际上也相当于工程结算,这时候该交就都得交,赖不掉的,大是大非问题,可以上纲上线,谁也不敢怠慢。秋收大忙完了,大规模的冬修水利大会战就开始了。冬修水利大会战分为两个部分,一部分在本地,一部分在外地,本地的是小规模,在外地的才是真正的大会战。在本地的一般劳力就可以应付,跟秋收前搞的差不多,早上带点饭去,午饭就在工地上吃,晚上可以回家干家务活。安排在外地的大会战,那是全县统一的,也就是县里的头头脑脑们统一部署,或筑水坝,或开挖几十公里长的水渠,或搞“大寨式”梯田、“虎头山式”小平原,工地上上千上万人马,俗称人海战术。那时候,满山遍野,到处搭起茅棚,跟雨后长蘑菇似的,这一大会战就是两个多月,要到春节前才鸣金收兵。这样的大会战,上档次,见规模,场面威,影响大,需要壮劳力。有的生产队壮劳力多,可以采取轮流上阵的办法,要是壮劳力少,那就得连选连任,一竿子插到底,干满两个多月才能回家。回到家的时候,距离春节也就几天时间,到大年三十才从工地上回到家的人,那可是不少。从大年初三忙到大年三十,这就是当年农民的一年四季所过的日子。
  按理说到了冬天,应该是农民清闲的日子,为什么上面偏偏要安排那么多水利任务呢?当年非得年年修水利吗?那些水利工程不能说没有用,有些是有用的,主要用于农田灌溉。农民交完公粮交售粮,再交“双超”粮,自己勒紧裤腰带,很多人都吃不饱肚子,为支持国家啊!水利搞了那么多,解放前农民才种一造,现在种两造,怎么还是吃不饱肚子呢?很多水利工程闲置荒废,成了“水利模型”,直到现在,很多水利“古迹”在农村随处可见。
在我的老家,有一座建于五十年代末的水库,大坝是长一百多米、高四十多米的土坝,早就该除险加固了。前些年中央拨专项资金下来,把大坝重新整修一番。当年参加大坝修筑的村民纷纷到施工现场去观看,像去看大导演大明星来拍电影似的。十几台挖掘机、推土机、铲车、水泥混凝土挠拌机,再加上几辆卡车,技术人员加工人也就是几十个人。当年呢,参加大坝建设的民工好几千人,人扛马驮,整整干了一年多啊!看看现在,就那么几十个人和十几台机械,两三个月下来,大坝整修一新,连发电厂房也由原来砖瓦房,改为砖混楼房了。村民钦佩欣慰之余,也不由暗自叹息,真后悔没能晚生三十年啊!